????旭日东升,朝霞漫天。

????苏醒的鸟儿早已在天空鸣唱,泛黄的枫叶不舍离别,随着秋风的轻拂不时的回眸,大地一片金黄。

????剑宗外门。

????此时此刻,破空之声在偌大的剑宗广场上响起,不断的有人影远远腾空而来,无论是外门弟子,还是内门弟子,今天对于所有的人来说,都是一件很值得期待的事情。

????因为剑宗盛会第二关在今天日暮之前就会落下帷幕,他们很想知道,留在剑湖的最后几人,谁会第一个隆重出场,谁会最后一个出现在他们的眼前。

????所有人都想知道,枯骨亡灵主帅的幽冥鬼火最终会花落谁家,谁会是那个笑到最后的人。

????期待的同时,也有着莫名的兴奋,历届盛会以来,能够与枯骨亡灵主帅相抗衡的人少之又少,而得到幽冥鬼火的人更是凤毛菱角般的存在。

????剑湖陆续出来的弟子,把他们的所见所闻,添油加醋一番,一传十、十传百、百传千...,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桥段,现在所有的剑宗弟子都在期待最后一战的结果。

????“如今还在剑湖的这几人,他们都是内门的天之骄子,其中四人还是半步剑皇的顶尖高手,你们说谁会是那个受到天道眷顾的人。”

????“内门每一个人的实力都不简单,他们隐藏的手段更是层出不穷,幽冥鬼火的诡异我想大家都深有体会,依我看,要说谁的胜算最大,我认为是剑纹榜榜首双石峰丹洪。”

????“我和你有不同的看法,虽然我没有见过四人出手,但他们在内门的名声,丹洪确实是无出其右,但是天柱峰玄彬可是凶名在外啊,我觉得他夺得幽冥鬼火的胜算更大一些。”

????“你们真是井底之蛙,眼里只能看到表面的东西,却发现不了潜藏在暗处的阴谋,有些人看起来人畜无害,实力低微,有时候爆发出来的力量绝对是可怕的,你别看另外两人刚入内门不久,或许他们就是那个幸运儿。”

????“你还真是目光短浅,任何星辰,即使再光芒璀璨,当月亮出现的时候,尽皆黯然失色,只能沦为陪衬,而他们两个便是那星辰,如何与明月争辉?”

????每个人的观点都不一样,支持的人也不相同,议论纷纷,唇枪舌战,要不是广场高台上有外门长老和内门峰主在,这些争得面红耳赤之人早已拔剑相向。

????剑宗广场内门所在区域,目光聚集最多的地方就是云影峰。

????颜若芙蓉,眸含秋水,三千青丝随风而舞,不然纤尘。玲珑身段,裙摆流波,纵一眼远观,沉醉不愿清醒。

????云影峰钟灵敏秀,峰下的弟子更是绝色,她们一到哪里,哪里就是一道靓丽的风景,甚至可以说超过了他们对第二关幽冥鬼火花落谁家的期待。

????其中有一人,那挽起的青丝轻轻拂过脸颊,只见她微微的转过头,扫了一眼云影峰所在的地方,却并未发现那道身影,不由在心里面泛起了丝丝涟漪,紧接着凤眸之中露出一丝疑惑,似有个声音在心间响起,为何会有这样的情绪。

????然而正当她微微停顿的片刻,一道有些猥琐的微笑出现在她的眼眸,冷漠的脸颊、清冷的眼神,即刻间掠过。

????“莹莹师姐,你在找谁呀,莫非是看上哪个峰上的师兄了,嘻嘻...”怜月转过身来,朝着陈淑莹投去的方向看了看,嘴角嗪着一丝别样的微笑。

????“谁能够被师姐看上,那肯定是他的福气,我看啊,是在担心某个人吧。”嬉闹的声音在怜月刚说完最后一个字,就紧随而至,朱可儿伸长着脖颈望去。

????回过头来的陈淑莹,耳畔传来了她们的嬉笑打闹,随即脸上露出些许的红霞,嗔怒道:“好啊,在师姐面前没大没小,看我不好好的教训教训你们两个。”

????而露出猥琐笑容的人,此刻正注视着前方,完全没有注意到身边其他人在掩嘴轻笑。

????“我说沐阳,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,我看了都嫌恶心,更何况还是我倾慕的女神。”这位笑得有些猥琐的人正是沐阳,而此刻嘲讽他的人却是老对手烟霞峰周群。

????云居峰一直是他们做梦都想去的地方,而里面的人儿也是他们梦寐以求的伴侣,如果能够拉拉小手,一亲芳泽,就算赴汤蹈火他们也不会皱一下眉头,而她们之间备受关注的就属宋依依和陈淑莹。

????总所周知,宋依依是丹洪看上的人,所以他们这些牲口就算有这个心,也没有这个胆,而陈淑莹就成为众人争得不可开交的话题。

????沐阳收回目光,轻轻的咳嗽了一声,不屑的道:“你这个矮冬瓜,我要是长成你这样,我都不好意思活下去,看到没有,前面有一个悬崖。”

????一边说一边朝着他走了过去,确实,沐阳要比他高出一个鼻梁,缓缓低头看向周群,进而伸出一只手指向前方,那微微扬起的嘴角,怎么看都觉得欠揍。

????“你...沐阳,逞口舌之利这不是大丈夫所为,我希望第三关的时候,你的实力比你的口气要强大,要不然,你会为今天说过的话付出代价。”周群怒目而视,直接发出了战书,今天一过,即将迎来这次盛会的**。

????“我也很期待决战的到来,不过你周群的实力我还不放在眼里。”沐阳双眸微眯,嘴上轻言,但心中却并未有所轻视,对方身上散发的气势和他不相上下。

????在火药味十足的人群中,一道人影孤傲而立,没有刻意释放气息,却如出鞘的利剑一样凌厉,注视着透明玄气墙,如果司空浩然在这里,一眼就能够认出,正是中域北葵第一楼少楼主南宫溟,而注视着的地方,恰好是他的名字。

????剑宗广场高台之上。

????叶朝阳闭着眼睛,回味着玄灵七叶留在唇齿之间的余香,整个身心像是徜徉在浩瀚星河。

????一道眸光瞥向他所在的位置,就在这时,被凝望的身影也刚好睁开双眸。

????“师兄觉得,我云居峰上的玄灵七叶如何。”陈琪眼神似有躲闪,不过却一闪而逝,些许的不自然很快就被她给掩饰了过去,继而抬头问道。

????叶朝阳很清楚的知晓,刚才的这道眸光就是陈琪,只是让他有些意外的是,这没由来的一句不知是何意。不过她的性格,自己这位当师兄的可谓是一清二楚,“师妹所培养的玄灵七叶自然是杯中极品,有朝一日,如若去世俗从商,定可富甲一方。”

????陈琪脸上露出久违的微笑,没有在意他话中的玩笑,继续

????道:“如今留在剑湖的还有六人,除了我云居峰,其他四峰之间的角逐,师兄觉得谁会脱颖而出。”

????此话一出,其他三峰峰主的目光全都投向叶朝阳,虽然只是第二关,虽然剑湖的幽冥鬼火他们不放在眼里,但峰下弟子谁能够得到,其实他们的心中早有答案,不过却也想听听不同的见解。

????“剑湖是第二关最为至关重要的一道关卡,尤其是里面的枯骨亡灵主帅,要不是有那位前辈的镇压,单单凭借它所吞噬其他枯骨亡灵的幽冥鬼火,就足矣突破到剑皇境界。”

????“想必他们现在已经拿下了幽冥鬼火,至于谁能够夺得,我们还是拭目以待吧。”

????叶朝阳岂会如他们所愿,岂会不知道陈琪为自己挖了一个大坑,端着白玉瓷杯,眼神盯着虚空,在他的心里面,并不在意谁夺得了幽冥鬼火,他在意的是,心中的那份不安。

????太上长老的脾气,就算是宗主剑辰都感到无可奈何,那有意无意出现的隐晦灵魂气息,却逃不过他的感知,放在扶椅上的手,紧紧的收拢。

????“叶峰主,你这就有点含糊其辞了,还未出来的六人中,你云影峰就占其二,我看啊,龙千羽的希望最大。”白羽微微的转过头来,余光无意之间瞥了一眼杨清所在的方向。

????“哼...”一声冷哼从杨清的鼻尖传出,脚下那微微裂开的缝隙至今仍清晰可见,“我看希望最大的应该是你峰下张皓才对,寒冰剑一直以来都是由你烟霞峰保管,说不定你为了弟子能够在这次的盛会中夺冠...”

????不等杨清说完,一道怒吼直接炸响在空气中,“老东西,你放屁,我白羽从来不会做偷鸡摸狗的事情,倒是你,当年也不知道是谁偷偷摸摸跑去云居峰被人打得鼻青脸肿扔下山...”

????杨清老脸此刻一片漆黑,胖墩墩的腰身下,椅子似乎都在哀鸣,剧烈起伏的胸膛中,一腔怒火即将爆发而出,地板裂痕在这一刻继续蔓延开来,数颗石头悬浮在他的身前,随着掌力一拍,朝着白羽的毒嘴袭去。

????谁年轻的时候没有做过热血的事情,而且这件糗事还是他和白羽一起合谋的,哪知道,被发现的时候,白羽却提前逃之夭夭了。

????这件事情不提还好,一提杨清就怒从心起,生怕别人不知道,这件事情是他两个人一起做的。

????白羽不敢大意,随即起身,无形的气势笼罩方圆一丈之距,石头停在了他的跟前,身子微微的向后倾斜,随即又恢复了过来,眼眸中露出惊讶之色,这老东西,实力倒是精进了不少。

????“好了两位师兄,你们能不能不要一有机会,就找对方麻烦,要是再不收敛气势,这个地方就得被你们给毁了。”陈琪摇了摇头,这件事情当年她可是亲眼目睹,现在回想起来,还是哭笑不得。

????时间就像指缝中流淌的细沙,在你不经意之间悄悄溜走。

????地平线上,霞光万丈,每一片云霞的颜色都各不相同,把整个天空点缀得绚烂多彩。

????“嗡...”

????“有人出来了。”

????随着惊呼声响起,一道被淤泥覆盖的身影出现在了剑宗广场上空,还未等他反应过来,就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卷走。




欢迎大家访问:芒果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xs863.com/book/98737/214/